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感悟人生wu

无论你来自何方,无论你的年龄大小,无论你的城市远近,只要你踏进我的空间,你便是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悟空传经典名言  

2016-01-27 09:16:30|  分类: 生活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悟空传经典名言

相依为命的意思,就是任何一个人离开,另一个人就如同失去了性命。

能记得你的人已经不在了,我也已经不在了,没有人再爱着你也没有人再恨着你,一切不过是虚无,我也只是虚无,在宇宙间飘忽,没有倒影,光线穿透我而去,没有人看见我。

也许,在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一个天宫,有一片黑暗,在那边黑暗的深处,会有一片水面,里面映出他心的影子,灵魂就居住在那里,可是当一个人决定变成一个神,他就必须抛弃这些,他要让那水面里什么也没有,什么也看不见,一片空寂之时,他就成仙了,可是心里是空空的,那是什么滋味?你知道么?你... ...”

我走得再远也走不出那片天么?

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因为失去而忧伤,为什么为了时光短暂而忧虑。我要去找到那力量,让所有的生命都超越界限,让所有的花同时在大地上开放。让想飞的就能自由飞翔,让所有人和他们喜欢的永远地在一起。

如果上天知我心诚,就让石头也发芽吧。

死就是什么也看不见,什么也听不见,什么也感觉不到,什么也不会想,就像你未出生时一样。

人生难道不是梦幻么?你所得到的终究会失去。你以为那是真的,你就会痛苦;而你知道那不过是一场游戏一场梦境,你就能解脱。人生在世,百年也好,千万年也好,都只是未来前的一瞬。这一瞬之后你什么都没有。你曾有的只是你自己。你在这世界上永远的孤寂着。永远找不到能依托你心的东西,除非你放弃你自己。

你以为你有很多路可以选择,但是在你四周有很多看不见的墙,其实你只有一条路可以走。

我有一个梦,我想我飞起时,那天也让开路,我入海时,水也分成两边,众神诸仙,见我也称兄弟,无忧无虑,天下再无可拘我之物,再无可管我之人,再无我到不了之处,再无我做不成之事,再无... ...

神不贪,为何容不得一点对其不敬?神不恶,为何要将地上千万生灵命运,握于手中?

大海在月夜中闪着万点银光,在海边高高的山崖上,站着一只石猴,他呆呆望着大海。世界是这个样子的么?极目之处,无边无界,我却不能再进一步?

我虽然是只猪,但我,不,任,你,们,宰!

最后四个人成了佛,成佛以后呢?没有了,什么都没有了。以前活生生的有血有肉有感情有梦想的四个人,一成了佛,就完全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。佛是什么,佛就是虚无,四大皆空,什么都没有了,没有感情没有欲望没有思想,当你放弃这些,你就不会痛苦了。但问题是,放弃了这些,人还剩下什么?什么都没了,直接就死了。所以成佛就是消亡,西天就是寂灭,西游就是一场被精心安排成自杀的谋杀。

当五百年的光阴只是一个骗局,虚无时间中的人物又为什么而苦,为什么而喜呢?

也许每个人出生的时候都以为这田地都是为他一个人而存在的,当他发现自己错的时候,他便开始长大。

不要死,也不要孤独的活。

当命运早已注定,而你却无法改变时,你会做些什么?是做一只望着月亮哭泣的猪?还是反抗到粉身碎骨的石猴?如果失去是苦,你还怕不怕付出?如果坠落是苦,你还要不要幸福?如果迷乱是苦,该开始还是结束? 如果追求是苦,这是坚强还是执迷不悟?

我终于明白,我手中的金箍棒,上不能通天,下不能探海,没有齐天大圣,只有一只小猴子。

生我何用?不能欢笑。灭我何用?不减狂骄。

我终不能改变那个开始,何不忘了那个结局呢?

若天压我,劈开那天,若地拘我,踏碎那地,我等生来自由身,谁敢高高在上。

我要这天,再遮不住我眼,要这地,再埋不了我心,要这众生,都明白。

我意,要那诸佛,都烟消云散!

我像一个优伶,时哭时笑着,久而久之,也不知这悲喜是自己的,还是一种表演,很多人在看着我,他们在叫好,但我很孤独,我生活在自己的幻想中,我幻想着我在一个简单而又复杂的世界,那里只有神与妖,没有人,没有人间的一切琐碎,却有一切你所想象不到的东西。但真正生活在那里,我又孤独,因为我是一个人。

是不是选择任何一个方向,都会游向同一个宿命呢?

原来一生一世那么短暂,原来当你发现所爱的,就应该不顾一切的去追求。因为生命随时都会终止,命运是大海,当你能够畅游时,你就要尽情游向你的所爱,因为你不知道狂流什么时候会到来,卷走一切希望与梦想。

佛在心中,你说它做甚?不如放屁!

因为我想活着,我不能掩藏我心中的本欲,正如我心中爱你美丽,又怎能嘴上装四大皆空。

原来像这样神仙没法管的东西都有个名字,叫做--妖。

天地何用?不能席被,风月何用?不能饮食。纤尘何用?万物其中,变化何用?道法自成。面壁何用?不见滔滔,棒喝何用?一头大包。从何而来?同生世上,齐乐而歌,行遍大道。万里千里,总找不到,不如与我,相逢一笑。芒鞋斗笠千年走,万古长空一朝游,踏歌而行者,物我两忘间。嗨!嗨!嗨!自在逍遥... ...

那天上,有一轮那么蓝的月亮。满天的银河,把光辉静静照在一只哭泣的猪身上。

这个世界上本来是没有路的,因为有人要到他想去的地方,所以他们需要一条路,其实路通向哪儿也没关系。

庄主叹完气说自己有一个女儿,唤做翠兰。我听过很多的这样的书段,知道下一句必是:年方二八,尚未婚配。”庄主说:年方二八,尚未婚配。”

太飘渺了,我触不着它们,那么美丽的东西,一触就破了,一触,就醒了,醒了,什么也没有。

鸿蒙初辟原无姓,打破顽冥须悟空。

求饶吧,而我将不赦免你们!哈哈哈哈!”孙悟空望着灵霄殿上的那个狂笑的猴子:他疯了,他必须死,是吗?”我要天下再无我战不胜之物。”他忽然觉的很累了。方寸山那个孱弱而充满希望的小猴子,真的是他?”而现在,他具备着令人恐惧的力量,却更感到自己的无力。为什么要让一个已无力做为的人去看他少年时的理想?另一个孙悟空的声音还在狂喊:你们杀不死我!打不败我!”他又能战胜什么?他除了毁灭什么也做不了了。孙悟空每向前走一步,就觉得自己变老一些,但他尽量把自己的头昂起来,尽量把步子迈的更稳一点。

我要这天,再遮不住我眼,要这地,再埋不了我心,要这众生,都明白我意,要那诸佛,都烟消云散!

人生没有什么会永远不失去的,可是有的人不相信,所以他们会不停的寻找,找一辈子。

一天、几个僧人坐下树下谈论。一个叫玄生的说:我看这佛,如庭前大树,千枝万叶,不离其根。”另一叫玄淇的道:我也有一比,我看这佛,如院中古井,时时照之,自省我心。”四周众僧皆道:二位师兄所言妙极,真显佛法要义。”那二人颇有得意之色,却见玄奘一边独坐,不理不睬。玄淇叫道:玄奘,我们所言,你以为如何呀?”玄奘头也不回,笑道:若是我时,便砍了那树,填了那井,让你们死了这心!”玄生玄淇均跳起来:好狠的和尚,看不得我们得奥义么?”玄奘大笑道:若是真得奥义,何来树与井?”哼!那你倒说佛是什么?”有佛么,在哪儿?你抓一个来我看!”玄奘说。俗物!佛在心中,如何抓得。”佛在心中,你说它作甚?不如放屁!”

也许每个人出生的时候都以为这世界都是为他一个人而存在的,当他发现自己错的时候,他便开始长大。

也许曾有过那样一个我,那样的生活过。他的身影印在这个时代里。我看见他的传说。

你就这样听,不要打断我,我会把一切都说给你听,你不要象二郎神那样不耐烦的大笑,也不要象天蓬那样语重心长的反驳,他们一定会这样做的,所以我只把话说给你听,只有你会这样默默的听,这个世界上,只有你会... ...

你跳不出这个世界,是因为你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大,一旦你知道了,你就超出了它。

这个天地,我来过,我奋战过,我深爱过,我不在乎结局。

你撬不开它的,你也掰不断它,因为它不是东西,它是你自己的束缚。

神不贪,为何容不得一点对其不敬?神不恶,为何要将地上千万生灵命运,握于手中?

原来一生一世那么短暂,原来当你发现所爱的,就应该不顾一切的去追求。因为生命随时都会终止,命运是大海,当你能够畅游时,你就要尽情游向你的所爱,因为你不知道狂流什么时候会到来,卷走一切希望与梦想。

你要记住你是一个猴子,因此你不用学做神仙,你的本性比所有神明都高贵。

负尽千重罪,炼就不死心。

纷纷落叶飘向大地,白雪下种子沉睡,一朵花开了又迅速枯萎,在流转的光的阴影中,星图不断变幻,海水中矗起高山,草木几百代的荣枯,总有一片片的迎风挺立,酷似它们的祖先。

你要记住你是一个猴子,因此你不用学做神仙,你的本性比所有神明都高贵。

一切都会消逝,能留下的只有记忆。而记忆是实在还是虚幻?它摸不着看不到,但它却又是那样沉重的铭刻在心。

你错了。我不是忘记一切,我是一无所有。

待至英雄们在铁铸的摇篮中成长,勇敢的心像从前一样,去造访万能的神柢,而在这之前,我却常感到,与其孤身跋涉,不如安然沉睡。

对我来说,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家。可有的人却把家放在世界某一个地方,所以他们才会找不到,才会死在路上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